新聞中心
企業新聞
媒體聚焦
行業動態
公司公告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裁員瘦身:地產商經歷陣痛

字號:[ ]

風雨欲來。

2018年以來,隨著地產調控步入深水區,市場集中度也一再提升,房企各層面均被巨大的焦慮和壓力所籠罩。其中,最大的表現是,多家房企先后被曝出“裁員”事件。

近日,包括泰禾集團、綠地、華夏幸福、長江實業上海公司等接連被曝出部分地區的“瘦身”計劃。而這場“名義上不會大張旗鼓,實際上數量可觀”的人才調整正在逐漸蔓延且持續深入。

“我們裁員比例可能都不止30%,據說我們(投資拓展)中心會裁掉三分之二。”某房企內部人士何晴苦惱地表示。自公司釋放了裁員消息后,何晴近日來異常焦慮。因為她發現,在裁員大背景之下,房地產全行業均在面臨人才過,F象。

新城控股副總裁歐陽捷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市場擴張時,企業拓展區域擴張、人員擴張、財務擴張;市場受限時,企業收縮項目拓展、人員規模、債務負擔。目前市場分化極為嚴重,在一些較好的區域市場,企業可能還在繼續擴張,但在調控嚴格的一二線城市及周邊地區,量縮價穩,固守在這樣區域只能收縮。”

區域“瘦身”與“裁員”

“我們部門已經裁過一輪,可能后面還會有動作。剩下沒有被裁的員工主要分為兩類:一類是待遇比較低的員工,比如剛畢業的;一類是重要崗位的總監崗。”綠地一位內部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據上述知情人士透露,綠地此番裁員主要原因是“一線城市沒有土地了。”而據另一獨立信息源相關人士透露,綠地此番“裁員”也可以稱之為“人員結構調整”。

“人員結構調整主要集中在上海、北京、天津、廣州、深圳,上述城市目前都處于拿地困難階段,沒有足夠的土地資源。綠地總部在上海,事業1、2部是最大的兩個部門,成員大部分是上海人,很多員工不愿意去外地,加上業績的壓力,所以需要作出一定的調整,有人說1部2部年內合并,但還沒看到文件。今年綠地的人員本身就比較動蕩,這個情況還會持續一段時間。”

不過,對于上述“裁員”事件,綠地官方持否認態度。其表示,“綠地控股(600606.SH)作為以房地產為主業的多元化綜合產業集團,人才是企業第一資源,加強人才團隊建設、提升人才團隊能級始終是綠地的重點工作。北京、上海等核心一線城市歷來是公司戰略投資的重點區域,公司并無裁員計劃,同時還將繼續以市場為導向,不斷優化提升相關區域核心團隊建設,也非常歡迎各界優秀人士加入綠地大家庭。”

此外,華夏幸福也因市場變化對公司團隊進行了大幅“瘦身”。8月24日,有消息稱,因戰略收縮,華夏幸福天津事業部已就地解散。據21世紀經濟報道多方了解,華夏幸福天津公司解散的消息屬實。此外,據知情人士透露,華夏幸福此番“瘦身”可能還將持續。華夏幸福官方也坦承,正在進行局部優化和調整。

除了拿地困境,何晴所在的公司還面臨資金鏈緊張的窘狀。而據她了解,為了渡過難關,公司產生了不少高成本短期借貸,但這似乎也未能緩解這家公司的資金之渴。于是,“裁員”計劃正在醞釀中。未過試用期的何晴也因此整日憂心自己可能在“裁員”計劃的名單中。

今年以來,隨著信貸政策持續收緊,不少地產公司面臨資金困境。8月24日,有媒體報道稱,南京宏圖地產正在尋求買家,出售其持有的全部地產項目,以填補母公司三胞集團存在的巨大資金缺口。項目出售完成后,宏圖將退出房地產行業,僅保留部分項目股權作為投資。而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另外一家同樣深陷資金鏈困境的以文旅地產為主要業態的公司已經啟動了更大范圍的“裁員”計劃。據該公司內部員工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一開始我們都還心存僥幸,以為‘裁員’只是針對還未轉正的新員工,但是現在發現是對我們所有員工;一開始我們以為只是像華夏幸福這樣收縮陣營,但現在發現公司連收縮的能力都沒有,最后可能就會回歸到原點。”該人士無奈的表示。此刻,該人士正在加入“討薪”行列。

市場下行的陣痛

無論是因區域調整引發的“瘦身”計劃,還是因資金鏈緊張引發的“裁員”,都是房地產市場下行趨勢中的表現。而這場因“調控”引發的深度調整,給房企們帶來了深層次的陣痛。

“陣痛,也說明盲目擴張會出現很多新問題。而通過人員調整,也是對過去相對臃腫的企業運營模式進行了糾正。當前部分企業進行了裁員或業務條線壓縮,應該理解為企業控制成本的行為。而從戰略上看,其實也體現了一點,即此類地產企業未來也會面臨很多壓力,必須通過此類業務條線人員隊伍的壓縮來實現效率提高和成本降低。”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表示,今年下半年很多房企會面臨資金回籠等壓力,所以從企業高效運作的角度看,要適當管控“小白兔”的隊伍。此類“小白兔”的含義在于,往往屬于業績平平而且效率不高的員工。最典型的是在目前業績壓力下,部分銷售也積極性不高;投資策略屢屢犯錯的員工,則會面臨裁員或調整崗位等問題。因此,類似裁員的現象,也是企業提高效率的表現。

“這才剛剛開始,大規模的房企間并購、房企減員以及戰略調整都將會不斷涌現。”58安居客房產研究院首席分析師張波認為,目前一些品牌房企的調整體現在水面上,而水面之下則早已暗潮涌動。從2018年上半年房企拿地來看,并購面積就已經占到20%以上,這是房企行業集中度不斷提高的表現。政策打壓、資金成本高企之下,房企內部的調整會加速,房企間的相互角力更明顯,房企整體的生存壓力持續增大。

同策研究院總監張宏偉表示,“裁員主要有兩方面原因:一是區域結構性調整。比如,在一線城市或部分調控、限價比較嚴格的城市(比如環北京、海南地區),這些城市因拿地、銷售等問題,不再需要原來大規模的團隊;二是個別企業面臨資金鏈緊張情況。房企因此放緩了投資拿地節奏,投資策略則盡可能偏向高周轉,在人員編制上也開始收縮,有些甚至開始裁員。”

張波認為,房地產行業正經歷著“焦慮”期,這個陣痛持續期可能會超出很多人的想象。未來有幾個趨勢值得關注:其一,房企的并購將成為一種主流,除了股權并購,資產收購和項目收購的占比會進一步提升。從今年來看,融創20億收購了海航地產兩個公司 ,泰禾7.7億元受讓華僑城持有的北京僑禧51%股權;其二,規;瘞淼馁Y源聚集效應會越來越明顯。包括客戶資源、金融資源、供應商資源、人才資源、政府支持等都會更大幅度向規模房企傾斜;其三,多元化發展以及戰略轉型,將是陣痛期房企主動出擊的選擇,多元化發展是房企應對洗牌陣痛之下的一種選擇,機遇與挑戰并存。機遇在于,多元化能培育房企的新增長極。挑戰則在于,房企轉型機會成本很大,成功的幾率卻較小。

“裁員只是初步表現,接下來就是市場深度調整,市場會出現大范圍大幅降價。這極有可能會從過去房價上漲比較快且幅度較高的城市率先開始,然后蔓延到全國一二線城市。”張宏偉說。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